你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粮油资讯:正文

玉米种植面积增加 部分地区苗情不乐观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6/7 10:59:48 人气:4886

 受国家政策影响,近两年,东北大豆玉米主产区种植结构发生变化,去年玉米种植面积减少,大豆种植面积增加,2018年黑龙江省又加大了对大豆生产者的补贴力度,鼓励农民玉米转种大豆

今年当地种植结构又有什么新变化,目前播种情况、苗情长势如何,下游贸易及加工企业运行情况又怎样?带着这些问题,记者5月21日至26日跟随大商所农产品春季考察团深入黑龙江西北部的玉米大豆主产区进行调研。

哈尔滨、绥化地区苗情较差

5月的黑龙江,天气还不那么稳定,忽冷忽热,上午短袖,下午下场雨就切入了“初冬模式”。

“大爷,今年玉米长得咋样啊?”“哎呀,快来看看吧,我正在着急上火呢?”操着一口标准东北话的吴大爷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当地是哈尔滨市呼兰区双井镇勤劳村,地处第一、第二积温带,是玉米优质主产区,今年当地全部种植玉米,但是今年天气干旱,目前玉米出苗率仅为50%左右,去年同期出苗率达到80%左右,当地农民基本是“靠天吃饭”。“如果后期有充裕降雨,旱情可能会缓解。” 吴大爷说。

在呼兰区方台镇小方村,一位正在地里施肥的大姐告诉考察团,他们那里已经有一个多月没下雨了,4月份播的种,之后就没下过雨,现在玉米出苗也就五成,有的才三成,去年同期出苗率90%以上。“今年太旱了,种玉米的农民可赔好了。”大姐惋惜地说。

同样,在哈尔滨市巴彦县巴彦镇姚连屯,一位老农告诉考察团,当地是4月28日开始种的玉米,现在出苗率最多有30%,往年这个时候都出齐了,再过两天不下雨,将会影响秋收产量。

在绥化四方台镇友谊村,一位顾姓农民在自家地里扒出玉米粒对记者说:“这些玉米都已经长出芽了,但由于土壤太干,芽都已经干掉了,这样浇上水,三四天就能长出来,比新种的玉米长得要快。”顾老伯一边说着,一边把出芽的玉米粒又埋到土里,然后对着玉米粒的位置上浇水。

据顾老伯介绍,当地土壤适合种植水稻,他们整个村80%的土地种的是水稻,大豆玉米面积则占比20%,大豆稍多一点。他家这块地玉米的出苗率为70%,去年这个时候苗都出齐了,今年当地天气相比往年偏干旱。

据合作社周姓负责人介绍,因播种之前下过一场雨,当地玉米大豆出苗情况较好,出苗率均在90%以上。

一场大雨有效缓解了北安及其北部地区的干旱。“前期天气干旱,但最近的两场雨使得旱情都缓解了。”五大连池农场负责人耿主任告诉考察团,当地大豆玉米出苗率在90%以上,由于气温低,今年当地播种比往年稍晚一些。考察团也发现,当地大豆玉米长势明显比之前调研的地区矮。

此外,耿主任还告诉考察团,就在考察团调研的前一天晚上,当地最低气温为零摄氏度,出现了霜冻情况,不过现在看对作物生长没有太大影响,后期需紧密关注天气情况。

孙吴县西兴乡平度村地处第五积温带,整体气温偏低,目前少数地区仍存在冰雹霜冻情况。“农民担心作物冻伤,所以春播有所延后,叠加干旱因素,今年本村玉米大豆整体出苗情况较差,出苗率约为60%,往年同期可达90%左右,如果后期不下雨,今年玉米大豆单产会降低。”该村苗村长告诉考察团。

考察团随后深入莫旗、齐齐哈尔等地对大豆玉米的生长情况进行调研。综合调研情况,考察团了解到,今年黑龙江西北大豆玉米主产区天气整体偏旱,哈尔滨、绥化地区由于播种前后一直没有下雨,大豆玉米整体出苗情况较差,出苗率为50%左右,北安、黑河、莫旗、齐齐哈尔等地由于播种前后下过一两场雨,整体出苗率在80%甚至90%以上,出苗情况好于哈尔滨、绥化地区。

大豆玉米种植成本上涨明显

呼兰和巴彦地区属于第一、第二积温带,是黑龙江玉米优势产区,高产年份呼兰区玉米平均单产能达到2.7万斤/垧(1垧等于15亩)、巴彦区平均单产能达到2.4万斤/垧,由于玉米产量高,该地区地租也一直处于较高水平。在去年玉米价格大幅上涨之后,今年当地地租价格大幅回升,由去年的4000—5000元/垧,上涨至7000—8000元/垧,这导致今年玉米种植成本明显高于去年。而其他种植费用除了化肥小幅上涨5%之外,其他如种子、农药、机耕、机收等费用基本与去年持平。

上述呼兰区双井镇勤劳村吴大爷告诉考察团,今年当地地租为7500元/垧,比去年价格高,化肥较去年上涨大约5%,除地租外种植玉米的其他费用总共为5500—6000元/垧,加上地租,当地玉米的种植成本为13000—13500元/垧。

据了解,在哈尔滨市呼兰区方台镇小方村,地租上涨更是厉害。去年当地地租为3000—4000元/垧,今年地租涨至10000元/垧,种子、化肥价格也略有上涨,加上其他费用,种植玉米的总成本达到16000元/垧,相较于去年8000—9000元/垧,成本翻倍。

“我们三合村地租较去年也略有上涨,去年地租为6000—6500元/垧,今年为7000元/垧,因此种植玉米的总成本也由去年的11000元/垧,上涨至今年的11500元/垧,今年种植大豆的总成本为8500—9000元/垧。”海北镇三合村玉米种植大户张大哥向考察团表示。

除了五大连池农场和前述绥化四方台镇友谊村,考察团所调研的其他地区包括孙吴县西兴乡平度村、莫旗汉古尔河镇汉古尔河村及齐齐哈尔等地地租成本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平度村地租由去年的4000元/垧涨至4500元/垧,汉古尔河村由于土地深层含沙多,作物产量不高,地租比较便宜,去年为1000元/垧,今年大幅涨至3000元/垧,齐齐哈尔市租地成本由去年的3900元/垧涨至今年4500元/垧。

据前述顾老伯介绍,由于绥化四方台镇友谊村地租租金签的是长期协议,一签30年,因此地租没怎么涨,今年地租成本在7500元/垧,基本持平于去年,其他费用如种子、化肥、农药等也是基本持平于去年,当地总体种植成本相比去年持平。

种植收益及轮作导致玉米面积增加

去年秋收之后,由于种植面积减少,单产下降,玉米总产量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而需求则因为低价的刺激,引发了增量,国内玉米市场出现了多年未见的供应缺口。正因如此,去年的玉米价格自秋收之后一路上涨,加上当年地租降低带动了种植成本的下降,种植玉米的农户整体收益大幅增加。市场此前普遍预期,今年玉米种植面积将出现上升。

此次调研开始前,国家新年度玉米大豆种植补贴政策出台,其中玉米补贴调至100元/亩以下,大豆补贴调至200元/亩以上。政策补贴的鼓励会不会吸引农民改种大豆,而打破此前玉米面积增加的预期呢?带着这个问题,考察团一路调研,发现无论是在玉米主产区的松嫩平原,还是在大豆主产区的北安、嫩江,玉米种植面积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而大豆种植面积则出现一定程度下滑。

在哈尔滨及绥化地区,考察团通过与农户的交流了解到,农民并不清楚大豆补贴的相关情况,且即使补贴达到250元/亩,农民玉米改种大豆的积极性仍旧不高。这主要来自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大豆种植成本较高,且产量偏低,正常年景下,每垧地玉米产量超过20000斤,而大豆产量仅为5000斤左右,且由于大豆补贴的不确定性,农民仍旧倾向于播种玉米;二是上一年度玉米行情大涨,农民收益较为丰厚,因此更倾向于播种。

就种植意愿方面,前述顾老伯表示,他今年主要种的是玉米,去年种植的是大豆,今年改种主要是从收益和轮作两方面考虑。“作物轮作非常重要,连续几年种玉米,多施些肥产量还可以维持,但是大豆就不行,连续两年、三年种植大豆大豆产量将会下滑。”

宏大粮贸有限公司位于绥化张维镇。据该公司总经理杨国斌介绍,当地大豆种植面积预计较上一年下降10%,一方面是因为玉米可以连年种植,大豆连种抗病能力差,种一年就得换种其他作物;另一方面,去年大豆增产,供应充足,大豆种植只能赚个补贴钱,所以当地农户更倾向于种玉米

海伦地区是大豆主产区。据海伦市某大型粮贸企业高姓负责人介绍,今年海伦地区大豆种植面积预估在239万亩,相比去年略有增加,玉米的种植面积预估在130.5万亩,较去年增加3000—4000亩,主要是两个大农场试种水稻不成功今年又改种了玉米大豆

“去年海北镇有60%的农田种植的大豆,40%的农田种植玉米,前年跟去年的种植结构一样,如果今年还继续种植大豆,可能会导致病虫害以及重茬减产,所以今年二者切换,大豆改种玉米玉米改种大豆玉米种植面积增加。”前述周姓农民称。

五大连池农场属于北大荒集团,该农场共有农田15万亩,今年大豆种植11万亩,玉米3.6万亩,杂豆1000亩,其他还有少量药材作物。其中,大豆去年种植面积为12万多亩,今年比去年减少1万多亩,去年玉米种植面积1万亩,今年大幅增加2.6万亩,前几年农民种植玉米的积极性都不是很高,去年由于玉米收益好,今年农民种植玉米的积极性比较高。

5月份莫旗凌晨三点左右天就已经亮了,迎着朝阳考察团踏上了去往齐齐哈尔的路,考察团发现一路上的农田基本以种植玉米为主,也有部分水田。

据农情统计,今年齐齐哈尔全市玉米播种面积预计1738.6万亩,比去年增加42.3万亩;大豆播种面积预计800万亩,比去年减少72.9万亩。齐齐哈尔市政府农委生产处孙主任表示,制约大豆种植面积扩大的因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政策下达晚,扩大大豆面积有难度。由于去年秋天以来玉米市场价格高、销售顺畅,农民种植玉米的积极性高,4月中旬农民的玉米种子、化肥、农药已经准备到位,并且南部县区已经开始播种,而大豆玉米生产者补贴标准差距拉大的具体政策在4月末出台,政策明晰得较晚,农民认为虽然政策好,但来不及调换种子,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大豆种植面积扩大。二是轮作补贴面小,影响了农民的积极性。按照玉米大豆生产成本效益计算,尽管今年生产者补贴标准差距拉大,但种植玉米亩收益仍高于大豆

玉米深加工企业产能扩张迅速

随着玉米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推进,玉米贸易及下游深加工企业得到了蓬勃发展。据前述海伦市某大型粮贸企业高姓负责人介绍,目前玉米下游深加工企业新建产能扩张迅速,从绥化到海伦100公里沿线上,今年就有三家新建的玉米深加工企业,规模均比较大,每家企业一年的平均产能均可达100万吨规模。

黑龙江鸿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总部在四川玉米深加工企业,由于近年来国家政策支持,加上未来我国对燃料乙醇需求的增长,企业看好东北酒精加工的前景,开始在黑龙江逐步布局产能。目前该公司在齐齐哈尔规划的食用酒精和燃料乙醇的产能60万吨,每年约消耗200万吨玉米,去年已有30万吨的食用酒精和无水乙醇开始试生产,情况良好,公司第二条燃料乙醇生产线计划在2018年年底投产。

据了解,近年来齐齐哈尔市在积极推进玉米深加工企业产能扩张,进行结构调整,重点支持现有粮食加工企业开足马力、扩大加工量,重点引进玉米深加工项目,全面推进玉米全产业发展,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实现就地加工转化。2017年重点推进齐齐哈尔龙江阜丰集团生物科技公司300万吨玉米深加工项目、中粮生化能源(龙江)公司扩产5万吨味精项目、四川鸿展实业集团食用酒精及燃料乙醇生产项目等项目建设,支持东玉实业、益海嘉里等项目落地开工。到2020年,预计全市玉米总加工能力将超过800万吨,加之畜牧养殖消耗,玉米将全部就地消化。

兴证期货农产品研究员李国强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由于国家鼓励政策,近年来粮食主产区玉米深加工尤其是酒精燃料乙醇产能扩张非常迅速,后期对玉米的需求可能大幅增加。

玉米深加工企业产能的扩张也带动了玉米贸易的发展。京达米业是位于莫旗附近的一家民营粮食仓储企业,该企业仓容12万吨,主要代国家临储玉米,目前库存临储玉米7万吨,主要是2014年产临储玉米,今年已拍出1.7万吨,但由于该地区交通不便、运力紧张,目前出库仅2000多吨。

“参拍企业主要是下游加工、贸易和饲料企业。国家鼓励建酒精厂,给玉米深加工企业有120元/吨的补贴,企业参拍热情非常高,临储玉米拍卖溢价也维持高位,目前吉林地区和西蒙地区一、二等粮拍卖溢价达到190元/吨。”京达米业负责人董伟对新一季度的玉米价格期待很高。他认为下游深加工企业的需求大幅增加,可能会抵消玉米种植面积和产量的增加。“本地玉米以前主要销往南方,但近年来周边新建了很多大型的玉米深加工企业,因此粮源比较抢手,对价格形成了很好的支撑。”董伟表示。
对于玉米临储拍卖的火热行情,主要从事大豆玉米贸易的瀚鸿饲料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董毓捷也有同样感受。他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今年刚拍了临储的几千吨2014年二等玉米,溢价90元/吨,再加上出库30元/吨,升水55元/吨,玉米价格达到1565元/吨。

相比于玉米下游企业的蓬勃发展,大豆加工及贸易企业的日子显得有些难过。
“截至目前,今年国产大豆购、销均不顺畅。一方面,上游惜售,观望情绪浓厚,农民、贸易商均有囤粮意愿;另一方面,国产大豆性价比不佳,今年运力上涨明显。”杨国斌称。

据董毓捷介绍,2015年之前公司每年大豆贸易量是五六万吨,现在贸易量缩减严重,今年贸易量只有2万吨左右,贸易量缩减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进口非转基因大豆对市场冲击较大,这些大豆主要来自美国巴西阿根廷,进口大豆具有价格优势;二是跟环保有关系,南方不少食品加工厂如豆制品厂因环保不能达标和投入较大,很多小作坊停工,所以需求减少较大;还有就是食品结构也在慢慢变化。

据了解,南美非转基因大豆广州港到货价为3950元/吨,东北国产大豆运至南方成本在4050元/吨以上,二者之间存在100元/吨以上的价差,南美非转基因大豆成本优势明显,东北大豆收购价约为1.8元/斤,叠加运费320—380元/吨,导致售价缺乏市场竞争力。

对于大豆贸易量的缩减,黑河市孙吴县森达粮食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赵经理感同身受。他表示,今年大豆贸易比较难做,好的年景他们公司一年贸易量大概有3万吨,但今年只做了1万吨。

谈及对大豆未来走势的看法,董毓捷称,目前他还在压粮。他认为后市大豆价格会上涨,主要有三个理由:一是去年大豆价格是2008年以来最低的一年;二是大豆蛋白含量是20多年来最高的一年,大部分地区超过40%;三是去年玉米收益好,讷河地区大豆种植面积的一半都改种了玉米。不过,董毓捷也有所顾虑,今年中储粮会轮出2013年的大豆,但他预估轮出价格不会太低,对现有市场的冲击不大。(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