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粮油资讯:正文

人民币连日大跌 美元短期料保持强势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6/28 17:17:46 人气:4712

 曾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司长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撰文指出,外汇市场不必对中美贸易争端反应过度。他认为,近期因中美贸易争端走向的不确定性陡增引发的汇市震荡,属典型的由突发性事件引起的市场超调反应,尚不足以作为市场趋势性变化的判断依据。

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人民币近日连续大幅贬值,市场对汇率稳定产生较大忧虑。与此同时,美元资产表现出众,在眼下动荡的全球市场中“一枝独秀”。

6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5569,较前一日下调389个基点,连续第六个交易日下调。截至收盘,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报6.5950。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则接连跌破6.60、6.61,创下2017年12月17日以来新低,离岸人民币连续第10天下跌,至少追平2016年以来最长连跌纪录。

分析人士指出,今年上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在基于一篮子汇率走势和外汇市场供求两个因素的决定下,整体呈现双向波动的态势。4月中旬以来,人民币汇率呈现单边弱势,主要因为美元指数持续走强,近期A股大幅调整,加上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外汇市场短期扰动因素增多,导致人民币跌势有所加剧。

周三晚截至发稿时,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收复6.60关口,报6.5959元。

市场过度反应

今年年初以来,人民币兑美元走势因美元指数的波动而一波三折。在美元指数突破90关口持续走强,短短两个月内升幅超过5%的时候,人民币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明显更具“抗跌性”。但从6月19日起,人民币汇率指数明显走弱,人民币贬值压力再度出现。

对于近期人民币加速贬值,招商证券(600999,股吧)宏观团队认为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美元指数为代表的一篮子货币汇率。过去10日美元指数上升0.93%,美元强,人民币弱,这可解释人民币汇率贬值的25%。二是,外汇市场供求状况。外汇供小于求,汇率走弱,供求因素可以解释人民币汇率贬值的75%。而外汇供求的边际变化,既受国内股票价格剧烈波动和外汇市场各种传言引发的恐慌情绪的干扰,也受资本市场资金外流引发的购汇需求的影响。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外汇供应一般来说相对稳定,主要是贸易项下带来的资金流入,而影响外汇需求的因素则较多。这里面有基本面的原因,但更多的是短期市场恐慌情绪带来的扰动,增加了对外汇的需求,从而推动汇率变动加剧。

毋庸置疑,由于特朗普政府的态度反复,中美贸易摩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已经成为目前金融市场上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人民币加速贬值后,国内舆论有关“保汇率”还是“保外汇储备”的声音再起。曾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司长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撰文指出,外汇市场不必对中美贸易争端反应过度。他认为,近期因中美贸易争端走向的不确定性陡增引发的汇市震荡,属典型的由突发性事件引起的市场超调反应,尚不足以作为市场趋势性变化的判断依据。

他预计短期内市场看空情绪集中宣泄后,人民币汇率走势将会重新回归经济基本面。由于市场情绪波动导致的人民币汇率回调属于正常波动。只要市场不要过于恐慌,境内外汇供求有望继续保持基本平衡。

资金回流美元资产

与人民币近日连续大幅贬值的情况相反,美元资产表现相当出众。

据国际金融协会(IIF)6月2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股债近期吸引了资金的大幅流入,据该协会统计,自4月以来美国股票基金吸引了400亿美元的流入,债券基金吸引了80亿美元,目前全球的股债基金配置中美元资产达到了58%,为2016年以来最高。

与此同时,资金从非美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加速流出。据IIF统计,在今年5月-6月期间,欧洲股票基金的赎回达到了170亿美元,债券基金遭遇了80亿美元的赎回。自4月以来,新兴市场债券基金遭遇了100亿美元的流出,为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最快的流出速度,同期新兴市场股票基金遭遇了90亿美元的赎回。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6月25日发布的分析称,愈演愈烈的贸易摩擦使得市场的担忧升温,这推动了近期的美元买盘,但该行也指出,投机性的美元多头头寸接近多年高点,存在超买的可能性,故下调的风险较高。

“就短期而言,利差水平等情况利好美元,资金将继续回流美元资产。预计至少未来12个月,美元还是维持强势,因为欧央行应该要到明年夏末才会开始收紧流动性,日本央行应该就更晚了,而中国似乎也会释放更多的流动性,在政策如此分化的环境中,从周期性角度来看,美元短期应该会比较强势。”纽银梅隆投资管理资深主权财富分析师Aninda Mitra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从中长期来看,美元仍处于下降趋势之中。“从信贷角度来看,我们认为美元中期将走弱。目前美国经济已经马力全开了,但还在增加刺激,债务水平将进一步上升,非石油的经常账户赤字将进一步扩大,如果美国目前的石油贸易收支还维持在5或10年前的水平,那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水平将更高,石油贸易的变化一定程度上掩盖了经常项目赤字的恶化状态。因此,我并不太看好美元中长期的趋势。”Mitra说。

对于人民币近期发生的大幅波动,Mitra认为市场的反应有些过激,“如果说贸易摩擦是驱动近期人民币贬值的主因,我认为市场有点反应过度了,即便说在7月500亿美元或者说340亿美元的关税正式生效,这对于中国的增长和经常账户不会有很大的影响,市场目前的反应有点过激,全面爆发的贸易战是尾部风险,并不是核心的情境。我们的基础情境假设是贸易战的规模是可控的,估计在500亿美元规模,预计双方会回到谈判桌。”他说。(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